茄子污

   小女孩即便浑身肮脏不堪,面黄肌瘦,但却依旧表现的非常有礼貌。

  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她早已饥肠辘辘,可是蔡雪菲吩咐邱管家拿出吃的来,小女孩居然没有立刻狼吞虎咽,还先说了一声“谢谢”。

   “别急着走,就在这里吃吧。”看小女孩拿了吃的要走,蔡雪菲急忙说道:“不然到了外面凉了,会吃坏肚子的。”

   孟绍原听了这话也只有摇头。

   这些乞丐,哪里有那么多的讲究?真的饿极了,有什么是不能吃的?哪里还管是热的凉的?

   “回夫人话,我身上脏。”小女孩如此说道。

   “没事,没事。”蔡雪菲一点都不嫌弃:“听我的,就在这吃。邱管家,让厨子烧碗热汤来。”

   “谢谢夫人。”小女孩这才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来。

   她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,吃的不快,但也不慢。这样的速度,很明显以前她在自己家里就是这么吃的,即便沦落街头变成乞丐,依旧保持着原先的良好习惯。

   “你叫什么名字?你家大人呢?你多大了?”蔡雪菲等到她吃完,心疼眼前女孩,颠三倒四的一迭声问道。

   “回夫人话,我姓谢,叫寒雨,原是取自李煜‘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’中的两字。”小女孩谢寒雨的回答清晰的表达出她接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:“我是镇江人氏,今年十一岁,父母……”

   一说到“父母”二字,刚才还镇定自若的谢寒雨的眼眶忽然红了,哽咽着道:“去年,日本人占领镇江,到处杀人放火,我的父母都,都……”

   呆呆的站在镜子前

   她再也说不出话,眼泪“噗嗤嗤”的流了出来。

   孟绍原听到这里心中一片了然。

   1937年12月8日,镇江沦陷,日军在镇江大肆屠杀,镇江被害人数达到了一万人以上,数千妇女遭到侮辱。

   是为“镇江惨案”。

   只是因为后来的“南京惨案”影响太大,知道镇江惨案的人才少之又少。

   谢寒雨的父母都是中学老师,镇江沦陷当日,他们带着谢寒雨想要逃亡,只是很快遇到了进城日军,他们藏起了谢寒雨。

   等到谢寒雨夜里从藏身处出来,到处寻找她的父母,可找到的却是父母的尸体。

   谢寒雨很懂事,她知道自己无力埋葬,给父母磕了头,趁着日军在城里到处烧杀劫掠的时候,仗着自己人小,居然跑出了镇江。

   她一路乞讨,慢慢的进了上海。

   蔡雪菲听到这里,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滚出了眼眶,拉着谢寒雨的手:“苦命的孩子,既然来到这里,那就是我们有缘,你就留在我这里,以后叫我‘姨’好不好?”

   换成别人,一朝能够脱难,岂有不欣喜若狂的道理?

   可是谢寒雨却偏偏说道:“夫人好意,寒雨谢过。只是寒雨父母双亡,不祥之人,不敢再给夫人府上带来不洁之气。”

   到哪去找这么懂事的孩子。

   孟绍原心中叹息。

   自己那个时代,十一岁的小女孩,正被父母当成掌上明珠宠着,可这儿时代如此大年纪大年纪的女孩子,早就非常懂事了。

   尤其是面前这个谢寒雨,父母双亡,依旧坚强如此,宁可乞讨,也不肯麻烦别人。

   看到蔡雪菲还要说话,孟绍原抢先接口说道:“也不是收留你,这里呢,正好需要一个丫鬟,负责夫人的生活起居,平时日做些杂活,我看你认得字,有文化,就想雇佣了你。前三年呢,管吃管住,工钱到了三年之后再给。”

   同样的目的,有不同的方式说出来,效果大不一样。

   果然,谢寒雨略略迟疑一下,深深一个鞠躬:“多谢老爷、夫人大恩。”

   蔡雪菲心中佩服夫君,简简单单的,就把这事给解决了:“邱管家,让孙妈带寒雨去沐浴,再给她换身新衣服。”

   “夫人,请给我半天时间。”谢寒雨却说道:“我初入上海,有位老丐,对我极好,一直都在照顾我,今日既然寒雨找到住处,是一定要和他辞别的。”

   “他在哪?”

   “我们乞丐,居无定所,只是最近在六合路那临时找到一个住处。”

   “来人,送寒雨去那。”

   蔡雪菲才开口,谢寒雨又说道:“夫人,不必麻烦了。他不喜见外人,若是有人跟我去了,恐怕会惊慌失措。”

   蔡雪菲也不勉强,让邱管家拿来了两百块钱,交给谢寒雨让其交给那位老丐报答恩情。

   谢寒雨接过钱,跪倒在地,恭恭敬敬的给蔡雪菲磕了三个响头:“夫人大恩大德,没齿难忘。寒雨一定尽早回来,侍候夫人左右,不敢丝毫懈怠。”

   “起来,起来,快起来。”

   蔡雪菲赶紧扶起了谢寒雨:“快些去,快些回来,我在这里等着你。”

   让邱管家把谢寒雨送了出去,蔡雪菲擦去了眼泪:“才只有十一岁啊,父母又没有了,她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
   这样的事情孟绍原见得太多了,心肠总比蔡雪菲要硬一些:“自从战争爆发,家庭破碎,流离失所,公共租界满是涌进来的乞丐孤儿,你能帮得了一个,又能帮得了几个啊?”

   说完,叹息一声: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   蔡雪菲一怔:“才回来,又要出去?”

   “还有点事,一两个小时就回来。”

   ……

   孟绍原又走进了那个关押着彭碧兰的地窖中。

   这个地窖,其实就位于孟绍原自己家中,后面一座只有孟绍原有钥匙的库房下面。

   没人能够进来。

   走进地窖,打开铁门。

   里面,一盏昏暗的电灯始终亮着。

   不能让犯人一个人单独长时间的处在黑暗中,否则,犯人很快就会发疯的。

   彭碧兰正在里面看书。

   她识的字不多,所以,孟绍原为她准备的,有很多的插图。

   同样的道理,不能让犯人长时间的无事可做,必须要有消遣的项目,不然她的精神一样也会濒于崩溃。

   一看到孟绍原进来,彭碧兰竟然脱口而出:“你……你怎么现在才来?”

   成功一大半了。

   自己去了徐州一趟,好几天没有来,见不到其他任何人,处在孤独绝望中的彭碧兰,已经开始想念原本每天都能见到几分钟的那个人了。

   孟绍原看了看彭碧兰,因为长久没有见到阳光,面色变得更加苍白了。

   走之前给她留下的面包和水,就快要见底了。

   孟绍原拿出了饭盒,和一瓶红酒放下:“吃东西吧。”

   打开饭盒,闻到里面的饭菜香味,彭碧兰的眼睛亮了。

   她贪婪的一把拿起饭盒,拼命的往嘴里塞着。

   这么多天,天天都是面包和水,热腾腾的食物对她的诱惑不言而喻。

   她一边吃着,一边不时的捧起红酒瓶就给自己灌上一口,狼吞虎咽。

   孟绍原点着了一根烟,平静的注视着他。

   “如果你还不回来,我的食物都吃光了怎么办?”

   彭碧兰主动开口问了这个问题。

   “饿死,只有这么一个选择。”孟绍原淡淡的回答道:“这里,除了我,没有人能够进来。我是你唯一的依靠。”

   我是你我唯一的依靠。

   此时的彭碧兰,已经完全的绝望了,早就丧失了能够离开这里的想法。

   孟绍原的这句话,听在他的耳朵里,居然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。

   是啊,他不来,就没人给自己送吃的。

   自己就会饿死。

   要想活下去,希望全在这个男人的身上。

   彭碧兰的心中,已经对孟绍原的话产生了强烈的认可。

   其实,这个地窖经过孟绍原的改造,环境还是不错的。

   当初在购买下了这幢房子后,发现这幢地窖,孟绍原立刻就对其进行改造,以防备在发生突发状况的时候可以有个临时紧急避难出。

   地窖里照明、通风设施一应俱全。甚至还安装了英国“克拉柏”牌虹吸式阀门抽水马桶用来解决在这里藏身时候的生理问题。

   彭碧兰把一整盒的饭菜吃的一点不剩,心满意足。

   “这些,都是我给你的。”孟绍原凝视着她:“我给你食物,给你饮水,给你生命,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。”

   彭碧兰一句反驳的话也没有。

   过了一会,她忽然有些脸红:“你出去一下好不好?”

   “为什么?”

   “我、我内急。”

   “我就在这里,哪里也不去。”

   孟绍原抽着烟:“你身上的每一处地方我都看过,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

   彭碧兰迟疑着,终于,还是走到了抽水马桶那里解开裤子蹲了下去。

   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”最接近成功的一步:

   当被绑架者不介意在你面前展露一件羞耻的事,那么,距离成功已经不远了。

   孟绍原就快要成功了。

   彭碧兰起身后,忽然怔怔的问了一句:“我被你关押了那么长的时间,你,你没要过我一次,难道,你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?”

   这是她最后的骄傲,对自己身子最后的一点信念。

   孟绍原当然想要,可他每一次来都在控制着自己,他冷冷地说道:“你的身子,我想要就要,不是你说了算,而是我。”

   说完,他站起身准备离开,碰壁浪再次问道:“你可不可以多留一会?我很寂寞。很害怕,求求你

   !”

   “不可以。”孟绍要毫无感情地说道:“我想要留多久也是我说了才算的!”